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2020欧洲杯下注

时间:2020-02-26 06:19:45 作者:全讯网导航 浏览量:13290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2020欧洲杯下注】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,见下图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,见下图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,如下图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

如下图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,如下图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,见图

2020欧洲杯下注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。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

2020欧洲杯下注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。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1.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2.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。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3.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。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4.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。2020欧洲杯下注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AG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百家优博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....

888贵宾会导航

民国教育——悼良会之永绝兮,哀一逝而异乡……....

水果老虎机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....

波音平台

感谢: 单刀一壶血 供稿.

教育,国之本也。

民国之初,民生凋敝,社稷疮痍,内被兵燹之祸,外环列强之伺。当此国倾邦危之时,政府犹斥巨资以兴教育,其比例十之有三。县政府管院倘好于当地校舍,则县长就地去职。教师薪禄,犹值一提。初小教工,日进一块,警局衙役,月入二元,教授名师,月俸六百,司长局长,年不足千。贩夫走卒之子,有捧卷长吟之乐;贫农雇工之后,有安身立命之机。及至抗战,国民皆不得食,而学子碾转于西南,果腹为学然后竭智尽力以效家国。

民国之时,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,乃师生所推崇,以故大师辈出,人才可以网罗。学者尽其智,勇者出其力。倘假以时日,国定民安,我中华必可昂然扬眉于寰宇之内,奈何赤祸逆起,毛蠹当涂,天不佑我族类,呜呼哀哉!

今日之中国,有豪恶之警员,有清贫之教师,有奢华之官宅,有渣滓之校舍,有为政之校长,有饥馑之学子,有体制之思想,有言者之罪状。呜呼,旧中国之旧且如此,新中国之新将何如?今日政府之富愈甚,苟不革新教育之制广增教育之资而开言者之路,是又在民国下矣!

....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