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阳光在线

时间:2020-02-26 06:43:35 作者:-欢迎您! 浏览量:99475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阳光在线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,见下图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 如下图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如下图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 第1张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,如下图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 第2张

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 见下图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 第3张

阳光在线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 第4张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 第5张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。

阳光在线 相关图片 第6张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阳光在线《平湖秋月》说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1.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2.《平湖秋月》说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3.《平湖秋月》说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4.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。阳光在线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美高美

《平湖秋月》说

即时比分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....

美高美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....

水晶宫国际

 

  人或言乐于吾。余曰:“《平湖秋月》者,‘君子之乐’也,吾爱之至矣。” 曰:“何以之为‘君子之乐’邪?”

  “平湖秋月”,“西湖十景”之一也。乐师吕子游西子湖,感天地之化育而作,故名之《平湖秋月》。

  既望乙夜,予忽闻邻人奏此曲,琅琅筝声,习习秋风,悬空明月,岂不胜右军曲水流觞之乐哉?孔子曰:“知者乐山,仁者乐水。”故君子乐赏天地之至景,览山水之奇色。平湖水清如镜,映秋月于湖中,又有落霞孤鹜衬之,吾闻是曲,如视此至乐之景也。故曰“君子之乐”,莫为过矣!

  曲终收拨,余音遂止。吾又闻邻人以胡琴为之,如杜鹃之啼血,白猿之哀鸣,呜呜然非向前轻音。吾尝闻《二泉映月》,为者亦鼓以胡琴,而哀亦然。孔子谓《关雎》“哀而不伤”。《二泉》之异于《平湖》者,辄此一“伤”字。吕子作之,方民国廿许年,涂炭生灵,民无以聊者。吕子哀民生之艰,而未尝失强国富民之冀,故其声“哀而不伤”。

   《平湖秋月》诚有哀, 非哀己身,但哀乎民,哀而不伤!吾谓之“君子之乐”,得无是乎?

  《平湖》一曲,状山水之乐景,兴布衣之哀情,若非“君子之乐”,孰可足以当 “君子之乐”乎?

        雨而人慎独作。

....

全讯网导航

《平湖秋月》说....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