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万丰维加斯国际

时间:2020-02-26 05:07:26 作者:bwin888 浏览量:53002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万丰维加斯国际】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,见下图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,见下图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,如下图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如下图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,如下图

世风世风,见图

万丰维加斯国际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万丰维加斯国际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。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1.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2.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3.世风。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

4.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世风世风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。万丰维加斯国际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威尼斯人贵宾会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即时比分

世风....

ca88

世风....

威尼斯人贵宾会

世风....

环亚积分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....

相关资讯
ag官方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....

水果老虎机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....

即时比分

某日,有长幼二僧云游于市。人车攘攘,品汇熙熙,乃繁盛之市也。久行皆倦,且时近未末,饥渴比并,长者曰:“可俄顷憩休于此,当斋食。”遂遣幼僧持钵化缘乞斋。未果,悻悻而归。继而复其道。前行数米,见一食铺。过午,食客寥寥,然味满香薰,意欲陡增。幼僧枵肠辘辘,不可堪也。长者乃上而拜揖曰:“远游贵境,施主慈悲,恳予我斋否?”掌事者曰:“此小店耳,无斋食,然鱼肉皆俱,行路者当以酒肉相待,逢侑酬宾朋,举贱售之。”长者辞曰:“俗有所惕,僧有所律,况囊空如洗,实不能受也。”笑曰:“尔安能虞诈吾欤?此下作之戏,吾经见矣。冒者屡行于市,不足怪耳!”长者默然无以应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何遽生疑乎?”长者曰:“无他,是冒者之过也。” 复前行,又数米,越街巷者三,值一老丈对面而来,道骨仙风,岸然凛凛之气,若世外者也。乃问:“云游四海,了无川资,汝可予否?佛当佑也。”老丈讥曰:“虚有其表耳,观乎世俗未尽,真比丘耶?”曰:“然也!”老丈曰:“斯细物也,非今世之所稀,日益尤甚,数见不鲜矣。”长者欲辩,然老丈辞而趋行。亦未果,乃去。幼僧问曰:“是又何疑可质?”长者曰:“无他,冒者甚繁,是为过也。” 怅然垂首,行于大道,幼僧拾遗于垢,甚喜。长者曰:“善哉!此天佛所佑也。”欲往食。不百步,见白首老妪乞于道,色衰肌瘦,装束褴褛,实不忍睹。幼僧乃问:“请与之食否?”弗许,曰:“或伪冒者也。”遂去,不复返焉。呜呼!人无信,操无良,性无义,情无达,是今世之风矣。轩豁华耀,实为嚣尘,古风不存,尤可叹哉。信则立,良则正,义则通,达则善,知之者众,为之者寡也。圣者为能,推己及人,施以天下,则万化谐和,计日可待也。

翻译:有一天,一老一幼两个云游僧人来到一处市集。市上人车往来,热闹而拥挤,各种物品繁茂纷呈,一看就知道是一座繁荣兴盛的市集。走了很久的路,两个人都感到十分疲倦,而且时间已将近未时末(下午15时),同时又饥又渴,老和尚说:“我们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应该先吃一点斋食。”然后让年幼的和尚拿着陶钵去化缘。小和尚没有化到缘,很快悻悻地回来了,他们只好继续上路。往前没走几米,看到一家食店。过了正午,吃饭的人很少了,但饭菜的香气十分浓郁,使得他们的饿意突然增加了不少。年幼的和尚肚子咕噜噜直叫,早就忍受不了了。于是,老和尚上前向店主作揖道:“施主慈悲,我们师徒二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贵地,恳请你能布施给我们一些斋饭。”店主说:“我们这是个小店,没有什么斋饭,但是大鱼大肉有的是,出门走远路的人应该拿酒肉来招待。正好,你赶上我们大酬宾,所有东西都很便宜。”老和尚推辞道:“俗家人有谨慎畏惧的东西,我们出家人也有所戒律,更何况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实在是不能接受你的好意。”店主笑着说:“你以为你这一套能欺骗得了我吗?这么低级的把戏,我见过得多了。平时总是有冒充和尚的人招摇过市,我现在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。”老和尚听后沉默良久,没有理他,然后便离开了。小和尚问他:“店主怎么就能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那些冒充者的过错。” 他们继续往前走,又走了好长一段,穿过几条街巷,正巧碰到一个老年人迎面走来,老人一身的仙风道骨,庄重而高貌,透着一股世外高人的气质。老和尚于是向他问道:“老人家,我们师徒二人两手空空云游四方,现在又累又饿,你可不可以布施我们点钱买些斋食?愿佛菩萨保佑你。”老人家一听是问他要钱,就讥讽道:“你们不过是做了点表面工夫罢了,我看你一身的世俗气,你敢说你是真正的和尚吗?”老和尚说:“当然是。”老人家说:“这样的小把戏在现今已经太多了,而且还会越来越多,我见过的也已经太多了。”老和尚本想辩解,但是老人家已经推脱掉快步走了。化缘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只好离开。小和尚问:“老人家怎么也怀疑我们呢?”老和尚说:“没有别的原因,都是冒充的人太多了,这是过错的最大所在。” 他们低着头失望地走在大路上,很巧,小和尚从垃圾里面捡到了别人丢失的钱,非常高兴。老和尚说:“好啊,看来是老天和佛菩萨在保佑我们。”于是准备去吃点东西。没走多远,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在路边乞讨,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小和尚于是问:“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老和尚制止道:“不用,她有可能是个冒充的乞丐。”然后两人离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哎!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,人的品行不好,没有情义,不通情达理,好像都成了今天的风气了。表面上的光华辉耀,其实不过是尘土罢了,古朴优良的风气没了,才是最为惋惜的啊。人有了信任就能顶天立地,有好的品行就能行为端正,有情有义就能互通了解,通情达理就能善待他人,这些道理知道的人多,但是真正去做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所幸德行高的人能够做到,他们如果推己及人,把好的德行普及给大家,让别的人也都一一做到,那么别说是人与人了,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和谐相片,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作者:大阿羊

....

热门资讯